地方站: 鄭州 洛陽 開封 許昌 新鄉 濮陽 焦作 鶴壁 平頂山 安陽 更多
您的當前位置:河南公務員考試網 >> 申論資料 >> 申論范文

2015年《半月談》第11期

Tag: 半月談 2015-06-15    來源:河南公務員考試 字號: T | T | T 我要提問我要提問
  半月談是歷年考生參加河南公務員考試必看資料,考生也可通過2016年河南公務員考試通用教材中的申論部分掌握更多的申論答題技巧和備考方法。現河南公務員考試網(http://www.drbbea.tw/)將每期按時更新半月談信息,建議考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隨時關注最新資訊和考試信息。以下是《半月談》2015年第11期內容:
  扶貧深處是賦權
扶貧深處是賦權
  扶貧的難度愈來愈大,扶貧的標準也愈來愈高。當初的救濟性扶貧雖然有立竿見影成效,但救濟的終結常常就是返貧的開始。后來的開發性扶貧有利于借助本土資源培植現代產業,但也容易滋生資源掠奪經營透支生態環境的隱患。在“輸血”、“造血”之外,我們還當有新的視角和新的思維。
  扶貧深處是賦權。賦權性扶貧著力的是以貧困人群為主體,激發他們的自主意識,提升他們的行動能力,拓展他們的發展自由,保障他們的公平權益。
  當務之急,就是幫助貧困人群普及自主參與的機會,提升向上流動的能力,搭建社會合作的網絡。
  誰是主體?誰的發展?這是扶貧工作的首要問題。
  水電路三通,這是貧困地區改變面貌的第一需求。在一些深山區,一頭肥豬要八九個人抬,走兩三個小時才能抬出去;“大米吃不完也賣不出,一頭羊趕出去要瘦四五斤”。“要想富,先修路”,這是誰都明白的道理。可是,在不少地方還是難上加難。或是強求地方資金匹配,或是抱怨財政沒錢。如何打通發展經脈滿足貧困農戶基本的權益訴求?
  移民式搬遷,這是傳統就地扶貧方式的路徑突破。但是,應否搬遷?搬往何處?還得充分尊重農民意愿。還在從事耕種養殖的,和已經進入二三產業并在城鎮有一定立足基礎的不一樣,土地貧乏、條件艱苦、信息閉塞的,和自然資源豐富、生態環境良好、具有特色產業基礎的也不一樣,不可強求一律,更不可僅僅為了完成“農村新社區”“新型城鎮化”考核指標,就一廂情愿搞搬遷大躍進。“挪窮窩”是為了“拔窮根”,但挪了地方,能不能找到新的就業門路、發展機會?一些地方“房已建好,不見人住”,已經敲響警鐘。
  產業化推進,這是加快脫貧致富的堅實支撐。但是,這應是農民的自主行動,而不能是政府的大包大攬。參與式扶貧正是以賦權為核心,在政府扶持的產業建設中,讓扶貧對象全面介入全程參與,賦予他們知情權、選擇權、參與權和監督權,直接參與項目的制定、執行、監測和評估,讓農民從被動的受益者真正轉變成為積極的建設者。他們祖祖輩輩生活在這里,對這片鄉土有更深的感情和更深的體味,一旦有了自主權,自己推進投資項目,自己規劃村莊發展,就會迸發出充足的干勁和無窮的智慧。
  貧困群體要脫貧致富,就要努力創造向上流動的機會。靠什么流動?健康,知識,能力。政府的責任,就是幫助他們提高身體素質、文化素質、就業能力,努力阻止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打開孩子們通過學習成長、青壯年通過多渠道就業改變命運的寬廣通道,堅決阻止貧困現象代際傳遞。
  健康是貧困人群最重要的資產。一場疾病襲來,就是一場災難降臨,沉重的治療費用會像一座大山壓垮一個家庭。這里有疾病預防普查的大片盲區,有醫療保健質量的城鄉鴻溝。雖然絕大多數貧困群眾都參加了新型合作醫療,但由于一些偏遠山區就醫困難,這一政策福利有時還難以陽光普照。在鄉村社會老齡化問題更加嚴重醫療資源空心化現象更加凸顯的今天,如何順利地跨越這片盲區、這道鴻溝?
  教育是貧困人群最重要的權益。最直接的是職業教育,開展實用技術培訓,提高農民就業能力。最根本的還是素質教育。自然,教育的意義未必就是上大學,賺大錢,做大官。它的真正價值是改變人,是轉換發展觀念,是解放每一個人矚目未來的夢想,是助益每一個人健康成長的公平。教育于貧困人群尤顯重要。它可以激勵人們去重新認識自己,增強自信,融入社會。解決貧困鄉村的教育公平,更緊迫的還不是高校招生中的政策傾斜,而是公共服務的均等化,而是鄉村學校的分類發展和留守教師的福利保障。
  有學者言:合作化是小人物在大世界中的機會。確實,構建社會合作的網絡,這是壯大農民力量的根本途徑。
  我們常常困惑產業扶貧的兩難:幫貧,一時難見成效;扶富,先富難帶后富。我們也常常埋怨貧困人群的懶惰:總是指望政府救濟補貼、投錢建棚,“等靠要”已成頑癥。兩難怎么解?頑癥如何治?鼓勵互助合作是一條出路。
  分散的小農只有組織起來,加強社會融入,形成集體行動能力,才能擺脫生活的黯淡,生長發展的自信,才能激發自力更生和積極求變的意識,更好地維護和實現自己的利益。記者在湖南桂東采訪時就看到,當地堅持創新產業扶貧機制,在產業基地建設中,政府與龍頭公司合作,采用扶貧資金自愿入股,前三年公司每年按股金10%的固定比例分紅,三年后根據實際收益分配。農民很愿意,收效很明顯。
  賦權式扶貧,是扶貧模式的轉換,也是扶貧視角的創新。它著力的,不只是收入水平的提高,而且是發展自由的開拓;不只是經濟增長指標的變化,而且是社會公平正義的建設;不只是保障貧困人群共享改革發展收獲的成果,而且是要向社會底層普及改革發展帶來的機會。借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森的表達,就是“聚焦于人們去過他們有理由珍視的那種生活,以及去擴展他們所擁有的真實選擇的能力”。
  扶貧怪象:越扶越虧,農民都怕了
  近年來,政府對扶貧工作高度重視、投入前所未有,但在一些地方,投入的增加并沒有帶來明顯的效果,一些扶貧項目不接地氣、不做周密的計劃,只管把資金投出去就完事,成效如何反倒不重視。有農民甚至反映:扶貧項目,搞啥虧啥,農民都怕了。
  “頭年一哄而上,來年一拍兩散”
  在西部某地,為幫助群眾脫貧,一度興起養兔熱,政府整合各類資金予以支持,高峰期兔子存欄接近40萬只,但市場行情急劇變化,短短5年時間,產業規模已萎縮到不足7萬只。不少養殖戶血本無歸,多年緩不過勁來。
  為啥政府投入巨資,幫助群眾打造的富民項目卻成了“傷民產業”?當地干部反思道,產業培育只重視生產環節,對產品深加工、營銷、市場信息預警等產業鏈建設“缺課”嚴重,結果是投入越多、產量越大、風險越高。農民增產不增收,反受其累。
  無獨有偶,某國家級扶貧開發重點縣也曾品嘗相似的苦果。縣里曾鼓勵農民種黃連,高峰期黃連種植面積近4萬畝,年產量1萬多噸。雖然產業粗具規模,但由于沒有精深加工和品牌打造,黃連原料被外地企業收購,貼牌銷售。加之最近幾年黃連價格波動劇烈,種植的貧困戶受惠并不多。
  “產業扶貧是農民致富奔小康的重要抓手,如果不能整合資源,科學規劃,打造有競爭力的產業鏈條,盲目上馬,可能會起反作用。”當地農業干部說。
  “‘頭年一哄而上,來年一拍兩散’,政府投了不少錢,可看不到啥效果。”記者在一個貧困村蹲點時,村支部書記說,最近10多年,縣里、鄉里干部來規劃產業發展,先后搞過獼猴桃、柑橘、高山蔬菜、毛豬等不下7項產業,但搞啥虧啥,農民都怕了。
  “農民不想搞也得搞”
  富農項目之所以成了“傷民產業”,一個重要原因,是政府習慣行政主導,忽略群眾意愿和市場的作用。例如,某地在“整村脫貧”中,硬性規定70%的資金必須用于產業發展,其余的30%用于基礎設施建設。記者采訪發現,政府要求大部分資金用于產業,是認為現在農村基礎設施有了很大改善,農民還沒富起來,是產業沒跟上。
  “這種剛性切分資金的要求,看似沒錯,實際不接地氣。”有基層干部說,在一些貧困地區,道路、水利等基礎設施仍然是制約地區發展、農民增收的關鍵原因。沒有基礎設施,談不上產業發展。
  同時不少農民也不愿意搞產業,這有三個原因,一是從以往產業發展情況看,效果不是太好,農民看不到致富希望;二是貧困村農民知識水平、素質達不到產業發展的要求;三是貧困地區大多地處偏遠、人口大量外流,產業發展缺勞力、缺人才、缺資金,難度很大。
  “搞產業‘看起來很美’,實際上何其難也。現在農村是‘386199部隊’,土地是‘雞窩地、巴掌田’、金融還不配套。貧困村山高坡陡、土地貧瘠,村子也空了,10戶人家走了六七戶。”一位基層干部說,政府要求大部分錢必須搞產業,大伙兒想破了頭,也不知道該搞啥。最后產業沒搞起來、基礎設施也沒改善。
  有的干部說,由于上級部門硬性劃定了扶貧資金流向,“只能往東、不能往西,農民不想搞也得搞,有的就做成了表面文章”。
  “樹苗到戶、種子到戶”就是精準扶貧?
  傳統的扶貧方式,資源雖然到了貧困鄉鎮、貧困村,但得到這些資源的最終可能不是最需要幫助的人家,容易出現“扶強難扶弱、幫富不幫窮”的問題,因此這些年,到人到戶精準化扶貧被提上了議事日程。但在一些地方,扶貧說是有了新思路,辦法還是老辦法,扶貧資源看似到了人頭,效果卻不行,依然還是“假把式”。
  記者在基層采訪,了解到這么一個故事,某貧困村實施一項產業到戶措施,把“一苗一子”(核桃苗、蔬菜種子)免費發給貧困戶,村里還打印了種植技術指導,讓農民發展產業。對這種到戶扶貧,農民并不買賬,“一苗一子”拿回家,大多扔在一旁。一位74歲的農民說,自己患有高血壓、冠心病,鋤頭掄不了兩下就犯累,哪有力氣搞上面安排的特色農業!
  扶貧“扶強難扶弱”讓貧困群眾詬病,有的地方又走到了另一個極端:扶貧資金使用照顧情緒、平攤均分。某貧困村在“整村脫貧”中,規劃500畝魔芋,每畝一次性補助200元。由于種魔芋才能得補助,當年規模確實上來了。但村里摘掉貧困帽后,扶貧補助款沒了,農民積極性也就沒了,現在魔芋種植面積剩下不到100畝。
  這個村的干部后來反思說:“基層工作,講究一碗水端平,平攤均分看似公平,但扶貧效果打折扣。農民人均土地只有1畝多,補助像胡椒面一樣撒在每人頭上。大伙兒都想得,一窩蜂上,卻沒有真正的積極性,長遠看起不了啥作用。”

  閱讀此文的人還閱讀了
  2015年《半月談》第10期

點擊分享此信息:
RSS Tags
返回網頁頂部
http://www.drbbea.tw/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1038242號-30
(任何引用或轉載本站內容及樣式須注明版權)XML
六合图库总站